114中文> 大明影侯 > 第0531章 真值得这样做吗

第0531章 真值得这样做吗

        长兴侯府。

        大名顶顶的长兴侯耿炳文正在跟自己的儿子耿璇在一间静室里。

        那间静室是之前长兴侯耿炳文一人呆的地方。

        这个地方只要是耿家重要的人,都知晓。

        那里面是老爷自己一个人呆的地方,所以其他人都没有进去过。

        如今耿家长子,朝廷的驸马耿璇在里面和他的父亲,两人四目相对。

        “父亲有什么事您就说吧,这样看着儿子,儿子心里有些忐忑。”

        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对向之后,耿璇终于忍不住了,他先说到。

        果真还是年轻气盛啊,就这么一点时间就忍不住了,但是这也恰恰说明了长兴侯耿炳文给人的压力还是挺大的,至少让他的儿子觉得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是有压力的。

        “老大,父亲问你一件事情,你要如实的回答。”

        长兴侯耿炳文看着自己的儿子。

        组织的语言向他问事情,或许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样的场合,用这样的方式来跟自己的儿子探讨就好像在审问犯人一样。

        当然他并不是什么犯人,只不过这个模式让人难免会想到那些。

        耿璇也从未想到自己的父亲如此的尊重,而且今天似乎要说些什么,重要的事。

        “父亲,您说吧,孩儿听着呢?只要孩儿能回答上的一定不会瞒着父亲。”

        根据猜测的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就好像如果父亲不相信他会立马拍着胸脯说道,请父亲一定相信,那样的感觉。

        如果有第三个人在这里会耿璇在这个时候特别的症状,似乎他已经猜到父亲想要说什么了,但还是要确定一下。

        “如果果父亲是说如果,如果朝廷这次战败燕王朱棣打进京师来,你会怎么做?”

        耿炳文还说出这样的话,之后就一直盯着自己的儿子,他要从自己儿子的表现中判断儿子说出回答的真实想法。

        耿璇没有意料到父亲是这个问题。

        所以他根本没有准备。

        回想起以往的种种,他忽然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他选择了沉默,至少没有立马的回答自己父亲的问题。

        作为兴宗康皇帝的驸马爷。

        当今陛下建文皇帝朱允文的姐夫。

        不管怎么说,他都应该是站在朝廷这边的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非常的难过,过过。

        他意识到了一个什么问题,所以脸上的汗都流下来了。

        “父亲,孩儿。孩儿会更加的加强作,最后的斗争,就算是身死也在所不惜。”

        耿璇就那样说了一句,看着自己的父亲。

        长兴侯爷耿炳文摇了摇头,自己的儿子还是太嫩了些,这些年太顺风顺水了,所以考虑事情并不是很周全,他也没有意识到自己问这些话的原因。

        也许站在其他人的角度上,跟璇做的是正确的,毕竟他是心中康皇帝的驸马跟皇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系。

        出于这些原因,它就必须要站在朝廷这边站在他的小舅子身边。

        况且就算他投降了燕王朱棣,燕王朱棣就会信任他吗这一点就难以得知,所以为了一个不确定的未来,还不急给家人留下一个忠厚的名声,这样至少可以让大家对他们更加依然认可,不至于迅的破败下去。

        看见自己父亲摇头,耿璇心里有些奇怪,难道父亲不希望自己做一个忠臣良将吗?

        自己保存的更加的名声,难道做错了吗?

        “老大,你要想清楚,有些时候,别人问你的问题,也许根本就不是想听到这些,你要做的回答就是让别人听到他想听到的话,你懂了吗”。

        叹息之后更迷茫,还是走上了教诲的道路,至少他在小心翼翼的给自己的儿子灌输他的想法。

        这是他这么多年以来在朝廷上还能保持威望的最强大的法宝。

        “那父亲的意思是?”

        跟璇还是没太懂父亲到底要说什么么?

        如果大明的军队真的达到了近十的话,更加肯定是要为朝廷殉葬的这一点不管是他父亲还是他自己在她心中都应该这样做,只是父亲对他的说法进行了质疑一否定这就让他难以理解了,难道父亲还有其他更好的解决办法法?

        “这个时候你应该带着陛下走,因为咱们的权利始终都来自于陛下。如果陛下都不存在了了,这一切的一切都将是空谈。更加可以做很多事情,唯一不能做的就是生死。如果连耿家的人都死光了,那么朝廷也就没救了了。”

        耿炳文非常正义的说的这句话就好像大明朝廷离开了他们,更加就不能转一样或者说在他的心中大明朝廷的军队没有了更加就没了主心骨。

        “不是还有魏国公,徐辉祖和驸马爷没有吗?”

        耿璇有些奇怪,自家老爷子今天到底在想些什么,他要表达什么意思不说魏国公徐辉祖,但是驸马也,他也会做这样的事情啊!

        先帝的顾命大臣又是皇亲国戚。在这个时候肯定会挥他所要挥的作用的,他不相信这些人都一点意识都没有,如果真的会这样,他们肯定会第一时间保住建文皇帝,只要皇帝还在它们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老大,你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以后真的要多多学习了,驸马爷梅殷,魏国公徐辉祖,一冤枉朱棣都有折过命的交情。而且他们多少都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那个时候就算能指望他们又能做些什么呢,虽然现在他们打败了燕王朱棣,不要忘了这里面还有一个人气着关键的作用。”

        耿炳文并没有责怪自己的儿子,他循循善诱,至少要让儿子在自己的启下将一陈川的事情连接起来。

        只有这样他才能放心地将更加交给他,更加在他倒了之后,恐怕就留存不下去了,这也正是他所担心的,所以在最后的时刻,他必须要将这件事情处理好。

        他老了,他年龄大了,他经不起折腾了,在这硕果仅存的几位国公之中就剩两个人了。

        他必须要将这件事情快的处理好好。

        “父亲大人是说锦衣卫的方中愈是吗?”

        提到这里耿璇自然也是想起来了,父亲说的那个人。

        那个年轻人,他之前也见过锋芒毕露,但却又不失圆滑。

        在某些事情上处理的比他要老道的很多,这也是她在今世里名声特别好的原因之一一。

        听说他还跟国子监那边的大人们博士们交情特别的好。

        现在那些人一只要提起方忠宇没有一个不夸赞的,甚至还隐隐要跟他求学的意思。

        他们可都是在某一些领域中经营了多年的人,现在却要向另一个年轻人佛手。

        这本身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确实是这样,对于这个年轻人,你怎么看?”

        长兴侯耿炳文不会无缘无故的提起一个人,更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自己的儿子,注意这个人,如果这种情况真的出现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人的存在,已经关系到太多太多的事情,甚至会影响一系列的的情况。

        “父亲说起来很奇怪,这位年轻人我之前见过,总之呢,他给我的感觉很奇怪,跟整个朝廷似乎格格不入,但却总是在一些时候抓住,关键甚至是利用那个关键做出不一样的事情。之前他卖东西西开爆款就不说了,只说见闻数字推行,现在听说整个金狮和金日附近的机器都在做健文数字的推行那个东西儿子也看了,确确实实能表达很多的意思。还有就是国子监坐的那一套套国营的音标准。嗯嗯嗯,那个东西如果真的做出来的话,将对大明的统一出很多的改变海尔还想不清楚,这里面蕴含的道理,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真的让那些其他民族的人们学了,咱们大名的语言文字,甚至是风俗习惯,恐怕那些人都要被同化掉掉掉掉。”

        跟璇尽力的描述着自己知晓,关于忠义的一切,不客观的评价,这件事事情和这个人尽量不代表自己主观的意见,但是他现那样没有用,因为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在夸赞中语,这已经是主观的表现了让长兴侯耿炳文有一些触动看来方中意的出现确确实实对金钟的纨绔子弟们都有了很大的震慑,因为如果他们做的不如一个外人做的好的话,倒霉的肯定是他们,况且终于上面还有人光这一点就足以让人不得不佩服,甚至是他的名声,也在这段时间开了。

        “光是大明幻夜骑这件事情就已经足够令人重视了道理很简单。大明幻夜骑刚开始出现的时候,并没有经过并不和都督府的备案,也就是说他刚开始出现的时候是不合法的。天子亲卫就算是扩张,也会会把消息通告给兵部和都督府,但是终于没有那样做。光凭这一点就足够让人感觉到它的可怕之处,但是偏偏自从他组建了这一支卫队之后,居然没有人现他是在哪里受训的,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般,在战场上出现了匿了,那么大的,大功,后来追剿燕王的兵马,他们所在之处,大部分马都被直接斩杀了,意思是几乎不留活口,不知道,这是中意的意思还是他们自我主张。开车大概十分钟一的意思,毕竟,大明1还一起还是有住的,听他们的命令一点也不为过。”

        根本我心里赞叹着说还不错,至少能认识到这么多的问题,但是他还是不太满意,不过没有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时间现在已经不值钱了,之前的反而是之前的那些荣誉。

        “让你去给方中愈,做不了怎么样?”

        长兴侯耿炳文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又会想了刚刚儿子说的那些话华。

        儿子既然这么推崇方中愈,那也就说他的想法肯定是难受,儿子接受的只不过让她去给方忠一啄木鸟,不仅仅是他的想法,终于那边也要同意才行啊!

        长兴何必跟本文似乎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样的事情。

        也许在他眼中自己给方中钰送了一份这么大的大礼,让自己的儿子在他的军中担任不了,已经很让他受宠若惊了。

        当然这些都是耿炳文的想法,中愈并不知晓就算是只小了,恐怕也就笑笑罢了。

        他能不了现在都统一归汪雨辰王先生长板就算是给学来了,问题也不会改变。

        这也带来另一个问题题给学生不真的来了又会怎么样了他的身份地位别人也不能安排一些小事情?更何况中愈也不会安排对于这些事情终于需要的是做事的人,而不是添加麻烦的人,翩翩更闲适有可能添加麻烦的。

        “父亲大人,您是认真的吗?”

        耿璇其实有些嫩的,他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会提出这个建议之前他甚至想到,父亲,这样关注方舟一,只不过是想多了解了解他,现在看来是他自己想错了自己的父亲,从一开始考虑的就是让他加入锦衣卫,甚至是在身边做事,这样的话,华仙子,轻微还是能有保障的。

        真正让她下定决心的是燕王朱棣的失败往诸暨最后被打败了,这一点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但是这并不影响方中愈把这件事情做成功。

        长兴侯耿炳文有自己的考虑,他的年龄已经很大了,如果现在不给自己的家奔一条后路的话,以后说不定长兴侯耿佳就真的破败了他看中钟意的未来,这也是他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得出的结论。

        “怎么回复像是跟你开玩笑的嘛?”

        耿炳文担起自己的茶杯,喝了一口茶,刚刚说了这么多,说他口干舌燥,而且似乎自己的儿子还不是很愿意意义。

        如果不是儿子,现在已经有身份有地位,而且年纪又这么大了,她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觉得自己的儿子不争气,但是这个时候他也要考虑自己儿子的感受,只要朝廷不出什么事情,长子迟早是要接受他的爵位的。

        这个时候让他去做另一个人的梦里有难为他她。

        但是他还是要做,因为这样才能保证耿家更加的完整。

  http://www.114zw.org/damingyinghou/14846688.html

  1秒记住114中文:www.114zw.org。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