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 道辟九霄 > 第七百一十二章天魔(第一更)

第七百一十二章天魔(第一更)

        “人间王者,倒真有几分不凡之处。若在太平年间,想来又是一代明主。”无名虽然收走万妙瓶,但还是关注着京城的情况。

        在万万苍生遭劫之前,在魔潮和外界浊气汇合之前,皇帝能以大决断,以自身化作屏障抵挡魔潮,的确说得上大义大勇之人。然而在这次杀劫,在天人相争,阴阳互斗,仙魔大战的时刻,根本没有他治理江山的时间和余地。

        “不过除却人道龙城金墙外,似乎还有人在地宫中?”

        冥河无道碾碎一应天机,万妖金榜颠倒乾坤阴阳,地府正神光辉挡住外人窥探。除却帝宫内部的那些人外,其他人倒没有察觉姬飞晨在这里。

        看着人间世,无名暗中掐算,这面人道之力凝聚的龙墙,应该能抵挡一段时间?

        但也只是一段时间,等不久之后子时到来,冬至日时,魔潮还会再度爆。

        “而且,还有天魔一系需要防备。”无名把目光回转,静静站在原地端详离幻天中浮现的阴影。

        他嘴角露出几分微笑:“只剩咱们两个,阁下还不肯露面吗?”

        阴影如同溪水般潺潺流淌,对无名的话毫不理会。但却有一点点幽暗之力渐渐缠绕在无名身上。

        “蝇营狗苟,也不怕堕了你天魔的名头。”无名摇摇头,暗中运转三洞真经,以无上道境应对天魔。如明心菩提,纤尘不染;若三世神镜,明察万物。那些阴影靠近无名,自动被他身上的太上道光扫灭。

        随后,太上无名以灵鉴之术,将自身道心化作明镜,照映大千红尘,将那团阴影的本质一点点照出,形成一尊眼眉清晰可见的老者。看上去,老者慈眉善目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态。

        “天魔祖师,勉强可以这么称呼吧?”无名语气平静,以三洞真经法门将自己纳入空冥之境。身如澄云,虚豁清净,以此然之态应对面前的老者。

        天魔自域外横渡虚空,最终降临玄正洲。在外人传闻中,他也是魔祖的化身。为魔祖座下元魔、血魔、阴魔、黑魔、天魔、冥魔、死魔、灵魔等十三魔道之五。可无名清楚,这位“域外天魔”的道路更加奇异,早有自立门户之心。域外天魔,这域外二字可不单单是外界而来,同样指魔门体系之外的另一道路。

        老者打量这位盛誉之下的太上传人,奇怪道:“你真是太上传人?”

        眼前的太上传人,给他一种奇怪的疏离感,似乎真身并不在此处,而且还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我在其他大洲,也见过太上一脉的传人。他们的秘法的确可以察觉我的踪迹,但其他人给我的感觉,都没有他怪异。而且能让我的天人感应升起一种不妙的预感,似乎此次开辟天魔界并不顺利……

        “正是。”

        “看上去,比我见过的所有太上传人都要高明。刚才那云霄阁的小子,给你提鞋都不配。”

        老者说完,便有一股傲慢的情绪在无名内心滋生。这股力量内生魔火,为他编织未来,看到一个自己独步天下,甚至连神罗大师兄都惨败自己手中的情景。

        “天魔法门无形无相,这是要催我自身的念头,从而编织幻境将我元神寂灭。”无名凭借空冥之境,以清净之风拂去这一点杂念。

        心为明镜,念如纤尘。这一念散去,宝镜重归无尘。

        “不是我比他强,而是术业专攻,我更适合来对付你。”无名云淡风轻的模样,全不为天魔的吹捧所动。

        不骄不躁,不急不怒,这种平静如镜的心态,才是无名最被人称赞的一点。这么多年来,清泓独领风骚,其他圣地传人皆被其所压,前往其他大洲磨砺自己。但唯独无名淡然处世,平静面对这一切。

        “清泓的天河大道能克制魔祖一系的元魔、阴魔、血魔、冥魔等元气之魔。但对您这种心相之魔,还是我更擅长。”

        魔祖体系来自上古神魔,是利用巫教一系进行改良,又把元道炼气士污染作魔道,从玄门拉拢奸邪之辈堕入魔门。严格来说,魔祖的道路更偏向于元气理念。污浊天地的元气,形成魔煞、血煞。从他传下的冥河、血海两脉嫡传,就可见一斑。虽然他以魔种法印的形式控制门徒。亦有引人堕落,生化魔念的路子。但天魔业位在魔祖治下,还逊色血魔、阴魔、元魔等诸路魔道。

        天魔祖师原本修行天魔道,走祭炼魔种,身化天魔的路数。可在玄正洲之上,他另有所悟,更加剑走偏锋,自魔种理念中升华心魔之道。将人世种种情绪化作薪柴,用来培养天魔道果。万妙山处红尘之间自辟灵山,便是天魔在玄正洲之上的的顿悟。他将自身寂灭,唯留一缕灵性藏于山中,才能躲避天外诸仙数千年的追杀。

        若无上天魔之位真正成就,日后道君甚至玄圣都不是不可能。哪怕现如今,也有跳脱魔祖体系,自立门户的趋势。脱胎于魔祖的元气大魔,成就精神领域的心魔之主,他化自在,变幻无相,成就万魔之主。

        “哦?是吗?”天魔拂袖一扫,无名内心再度有魔火升腾,幻化欲天魔神气象,妄图将他撕碎。

        忽然,一声浑厚的钟声响起,一切复又恢复平静。无名站在那里,以混元丹拟化天问钟,轻描淡写间挡住心魔的攻势。

        “这小子——”天魔瞧出无名不好对付是,索性绕开无名,将几道流光射入天冥之界深处,开始镶嵌自己炼就的天魔碎片。

        这些碎片对应几位灵君的本源,也是天魔道果的残片,可以将整个天地棋盘演化的天冥之界纳入他的魔果。

        伴随着天魔之力扩张,一颗颗道果表面浮现尘埃,冒出道道黑气。虽然那些仙家本人并无察觉,但自身道心破绽已经被天魔掌控,可以轻易降临心魔阻道,将他们击杀。

        “道者,万物之奥,善人之宝,不善人之所保。恭请祖师法驾!”无名突然说了一句,手中混元丹再变作道德观圣镜,投影自家祖师,也就是太上道祖的另一化身。

        那道人手持宝镜,落入太上道域,自在上空化作万里明镜把天冥之界的一方一寸皆照在镜内。随后,清净道光加持诸仙道果,以太上光辉帮诸仙扫去天魔之力。

        太上道宫大放异彩,内中清净道人宣讲道经,守住所有仙家的道果。

        天魔脸色难看几分:“接引道祖之力吗?若是天魔女在,我也可以设法祭祀魔祖,让他过来打擂。”

        自从天魔和魔祖道路生分歧后,很难亲自引动魔祖之力。只能让天魔女代为祭祀,作为“请神”的巫女代为沟通。

        “天魔祖师,你可愿意跟我打一个赌?”

        “你也要打赌?”

        天魔侵蚀天冥之界,自然清楚隔壁清泓和坎冥老魔的事情。

        他嗤笑道:“你们太上一脉的人,都喜欢跟人打赌吗?”

        “老祖不敢吗?”

        “哈哈……坎冥殿那小子道行浅,不敢随便打赌。但本座乃经年天魔,何必怕你。不过跟本座打赌,下场是什么,你应该清楚。”

        “自然明白。”无名抚掌笑道:“若晚辈输了,心中露出破绽,便会被天魔所趁,连带这座太上道宫都会被老祖您得去。您的天魔界也会立刻和天冥之界契合,成为天冥之界的暗面。”

        天魔祖师昔日从外域横渡而来,那时便是天人道行,参悟天魔一脉。他的本意是在玄正洲传下道统,让几个同伴复原。可当他看到天冥之界这一处奇妙存在后,想法立刻就变了。

        在其他大洲,天魔之路的修行很艰难。必须挑选一人进行魔染,将魔种扎根其道心,将对方的道果吸收后才能演化自己的天魔真传。神州浩土,修士分散各地,适合的炉鼎很难寻找。但玄正洲不同,这里的仙魔主动将道果寄托在一方特殊空间。如果天魔能掌控这处空间,搭建自己的天魔界。那就可以随时随地凭借天冥之界魔染,想怎么来怎么来。因此,这个玄正洲也是天魔成就无上业位的关键。

        众圣眷顾之地,自然有其独到之处。九阳上帝、玄冥大圣、幽冥教主皆把证道机缘放在这里,如今又多了一个资深天魔。

        只见无名在道宫门前盘膝而坐:“那就赌老祖能不能将晚辈魔染吧!若您赢了,以我太上心法逆转天魔之力,足以把天冥之界所有道果统统覆盖。”

        没错,这是一个让天魔无法拒绝的诱饵。看着无名头顶那万顷之大的明镜,看着里面照映的仙魔道果,天魔祖师目光热切起来:“只要能魔染他一个人,就相当于魔染整个世界,把道宫、混元丹甚至所有仙魔道果统统打上印记。而难度,仅仅是魔染一个仙人的难度。”

        对天魔而言,这是一个无法拒绝的巨大诱惑!

        “既然如此,那么——”天魔故意拉长语调,接着突然出手,无名身边浮现地火风水,虚空直接破碎,连同他和整片天地化作虚无。

        无名嘴角仍保持着淡淡笑意,静看地火风水。

        这地火风水并非真正的元气,若是元气之力,清泓也不会那么头疼。四大之力,统统是天魔演化的四种魔相,对应天心魔宗之中喜、怒、哀、乐。但凡生出四类情绪,便会自动勾连相应力量。或忿怒火焚毁道身;或欢喜风吹灭真灵;或哀愁水化尽骨肉;或极乐净土送葬元神。哪怕地仙一念生出,也难逃一劫。

  http://www.114zw.org/daopijiuxiao/14846636.html

  1秒记住114中文:www.114zw.org。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