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综+剑三]专业当爹 > 26.当医师不如当干爹9

26.当医师不如当干爹9


        孙老的话谢离歌一直铭记于心。

        他一开始并不想用这种方法,破坏眼睛周围坏死的脉络再重新催生出来,过程中可以生太多太多的意外,他的内力也并不像离经那样温和,即使用药草辅助也只能勉强达到效果而已。

        西门吹雪放下手中医书,他冷声对着旁边的花满楼说道:“这个治疗方法有很大的缺陷。”

        单是内力便有很大的差别,剑客的内力从来都是锋锐的与医术中温和的内力表示南辕北辙。

        谢离歌默不作声的喝着茶,没有插手西门吹雪的话,花满楼有选择自己是否恢复光明的自由,他应该尊重对方,他只是一个过客,一段插曲却不是全部。

        亭外的雪开始下了,漫天的飘雪轻轻的落下,落在了枝头,落在了花瓣,落在了围绕在周围的空地上,积压了厚厚的一层,

        6小凤站在亭口中担忧的看着花满楼,从刚刚西门的话语中可以看出这个治疗方法并不是百分百成功,它有很大可能失败。

        花满楼微微一笑,身后宛若春花散开,温润道:“敢问庄主失败后会如何?”

        西门吹雪十分干脆的道:“会永远失明。”

        花满楼脸上的笑意加深了:“既然如此,那我为何不试上一试呢?”

        治疗失败的最坏结果只是失明,他又有何不敢试上一试。

        谢离歌闷头喝茶,他闭着眼睛整理脑中的思维,听见了花满楼的回头,他睁开了眼睛,看向了西门吹雪。

        “如何?”

        西门吹雪与他对视了一秒,转头看向了旁边等待的老管家。

        老管家微笑的弯腰:“庄内西厢房正空着。”

        众所皆知,剑神西门吹雪除了杀人外不会出庄。

        谢离歌率先站起身,看向了微笑着花满楼,顿了顿,目光随即转移到了旁边的西门吹雪道:“事不宜迟,既然你已经答应了,便开始吧。”

        西门吹雪点头。

        老管家十分贴心的招呼众人离开这里,原地只留下花满楼,西门吹雪,谢离歌三人面面相觑,后面的花树默默的陪伴他们。

        西厢房正是庭前旁边的一所厢房。

        三人走进西厢房,门内空间很大,各色摆设也是昂贵无比,桌前地那顶红珊瑚摆设更是红的刺眼如同鲜血一般,一看表示价值连城,这种外面难得一见的奇物在这座山庄中也不过是西厢房的一座摆设。

        西门吹雪和谢离歌等了片刻,花满楼微笑的站在一旁,丝毫不为自己接下来的将要面对的一切感到恐惧,他甚至还有心情安慰对面十分压抑的二人组。

        “义父莫要担心我。”花满楼小天使温声说道。

        他虽然看不见但是怀中檀书颤抖的身躯还是清晰无比的传到了他的手臂上,胖松鼠在害怕。

        谢离歌没有说话。

        旁边的西门吹雪冷着一张脸,目光放在了西厢房门外,也不知道想什么,目不斜视的看着那条小道从他的角度可以看到不远处的小亭。

        小道是白石细细的镶嵌而成,蜿蜒曲折,小道旁边用琉璃瓦围在了两旁。

        突然,西门吹雪的目光动了动,他握住剑的手一松,目光淡然的看着急奔过来的一群人。

        小道尽头的人影在风雪中走开,领头的是位熟悉的身影,年迈而谦逊的身影谢离歌一扫便知道是刚刚离去的老管家,至于老管家身后则跟着两排身穿灰衣的仆人。

        仆人们恭敬的抱着怀中的各色药草以及铜盆,谢离歌甚至还看见有位仆人双手捧着金针出来了,他嘴角忍不住一抽,这是将大夫的家当都抱过来了。

        一进门,老管家一挥手,所有仆人鱼贯而进,在中央的大桌上整齐的放下了自己手中的东西,随后低头退离房间。

        “庄主,一切准备妥当了。”老管家来到西门吹雪身旁,低声说道。

        西门吹雪闻言,目光放在了一旁静静等待的花满楼身上。

        老管家看见这一场景,知道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他就算呆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弯腰对着谢离歌行了一礼,主动关上了门,退去。

        而屋内只剩下了谢离歌三人。

        “开始吧。”谢离歌收起手中的玉笔,脸色由一开始的压抑逐渐变成了认真,他目光扫过了桌上的器具,然后看向了花满楼。

        花满楼在床上躺下,闭上了双眼,静静等待这一场治疗的结果。

        厢房外面,与西厢房相对的东厢房里6小凤着急的走来走去,时不时从门口探出头,左看右看就是没有看到老管家回来的身影。

        他绝望的叹出声,有点后悔自己刚刚为什么不跟着三人进入厢房,即使被嫌弃碍手碍脚也好过现在的抓心挠肺。

        幸好,他这个状态没有持续多久。

        过了一会儿他就看见了老管家的身影,他连忙出去迎了。

        “怎么样?他们已经开始了吗?”6小凤抓着老管家问道。

        老管家一个人过来的身后并没有其他人,他笑眯眯的被6小凤抓着心里对于自家庄主的医术充满了自信,他认为这场治疗一定会成功。

        理所应当的他对于6小凤的回答给予的答案。

        “已经开始了,请放心吧。”

        他看着6小凤满是无奈的脸,说道。

        也只好这样了。

        6小凤顺着老管家的目光移到了自己的手上,立马放开,挠了挠脑袋打了个哈哈:“啊,没注意没注意。”

        一边强行假装无视老管家仿佛洞彻一切的眼神一边转过头,一屁股坐在了正堂中央的太师椅,搓搓手,就这么做了下去。

        老管家则站在了门口旁边。

        一时间,整个房屋陷入了寂静当中。

        太阳落下,金乌啼桑,远处的天边已经被晚霞染成淡淡的红色,丝丝缕缕般的云彩缠绕在太阳周围。

        雪早就停了。

        地上积了一层雪,被晚霞一照,同时衬着红色。

        一个仆人飞快的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进门,他先看见了站在一旁的老管家,一惊,随后连忙低头道:“老管家,庄主出来了。”

        “真的?”6小凤已经着急了半天,一听到这句话,赶忙站了起来。

        那仆人被这大声一吓,立马倒退了一步,瞪大了眼睛看着激动的6小凤。

        6小凤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好像激动过度了,声音立马低下来,挠挠头看向了旁边的老管家。

        老管家道:“你先退下吧。”

        说罢,仆人退下了。

        老管家看着6小凤,走到了门口,示意后者先走:“现在恐怕贵客们无法前来,只能我们过去了。”

        现在的花满楼应该行动不便,谢离歌肯定不会离开后者而西门吹雪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也不会主动离开,想必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仆人主动前来的原因吧。

        6小凤等不及与老管家说话,抬脚就走出了房门,沿着门前的小路往西厢房过去。

        西厢房的房门被从里到在推开了,门前的小路雅致极了,西门吹雪手中拿着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双手,突然他耳朵动了动,看向了这边。

        6小凤对上了他的目光,立马兴高采烈的跳了起来,招手道:“西门!”

        声音由远到近,6小凤脚步悄无声息的踏过了空地上的雪,没有出太多的声音,来到了西门吹雪面前。

        他声音陡然压低了很多。

        6小凤一边说着话,一边探头往房屋里面看去,目光环顾了下四周,终于还是在床上起伏的身影停了下来。

        那道身影旁边则是闭目养神的谢离歌。

        一袭紫衣的男人银被梳了上去,剑眉星目,眼尾微微眯起带着莫名恶意的感觉,6小凤顿时仿佛被天敌盯上了一般,身体一僵,不敢动弹。

        谢离歌睁开了眼睛,一双黑眸毫无表情的扫过了一脸震惊的6小凤,回过头,看向了身后的花满楼。

        6小凤等了半天没等到后者的攻击,默默的收回准备随时逃跑的脚,几步之后来到床边,一动不动盯着床上沉睡的花满楼。

        床上的花满楼双目缠绕着雪白绷带,呼吸平缓,起伏的胸膛也并没有异样,可能是因为西门吹雪喊人清理过的原因,6小凤并没有闻到血腥气鼻尖反而弥漫着淡淡药草的香气。

        想起刚刚一进门西门吹雪擦手的样子,6小凤顿时明白可能是敷了药了。

        这样一来,6小凤也不急着喊醒花满楼了,他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种感觉这次七童的眼睛可以看清楚。

        正当他准备询问一番大家时候,低下突然传来了一句十分冷淡的声音。

        “6小凤。”

        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6小凤反射性低下头,正对上了谢离歌的眼睛,6小凤一愣,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中一片死寂,背景中仿佛血海滔天一般沉浮着众多的尸体。

        他头一缩。

        等听明白话句里的意思的时候,他忍不住啊了一声:“前辈,这是何意?”

        谢离歌淡淡的说道:“七童的眼睛很成功,如果没有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复明,我欠你一次人情。”

        他与西门吹雪的相识来自于6小凤,没有后者的带领虽然他可以进入万梅山庄却绝对不会如此轻松,更别提让后者出手救人了。


  (https://www.114zw.org/book/35308/14541149.html)


1秒记住114中文:www.114zw.org。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