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争霸天下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你要跪着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 你要跪着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你要跪着

        杨顺会的眼睛瞪的很圆。

        他想到了自己的部下已经不再和自己是一条心,却没有想到他们会对自己举起武器。也真是一件足够讽刺的事,曾经自认为爱兵如子的将领被他的士兵围住,用洋人的火器瞄准着他的身躯。

        “你们敢下手吗!”

        他怒问。

        眼睛里都是血丝。

        “他们不是不敢,只是还有些不舍罢了。”

        站在不远处的方解看着狰狞的杨顺会说道:“他们都是军人,也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军人,所以你应该知道他们没有什么不敢去做的事,只有能不能,愿不愿。到现在为止他们心里还念着旧情,而你却把他们带进万劫不复的深渊。如果我今日不来,你就会带着他们去进攻凤凰台,到时候,他们这些人将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这番话之后,士兵们开始变得躁动起来。

        杨顺会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方解,我早就知道你是个手段很高明的人,现在才知道终究还是看低了你。你想杀我,想夺我的兵权,却不自己动手而是让我的士兵们对我动手,只要他们杀了我,他们就没有办法不跟着你了对不对?高明!”

        他挑了挑大拇指。

        “你敢和我决一死战吗!”

        他大喊。

        歇斯底里。

        “为什么你现在愿意死战了?”

        方解忍不住问:“之前你想着的是决一死战吗?当你发现你已经无路可走的时候,才开始想要一种体面的死法?在你和洋人交易的时候,你就已经注定了不会体面的死去。”

        杨顺会暴怒的吼了一声,双拳攥的那么紧:“方解!你就是个卑鄙小人,你用这样的手段杀我,一点儿都不光明磊落!你不是自诩有民族气节吗,那好,你就和我这个叛徒打一场,最好你手刃了我!”

        “我来!”

        站在后面性子最憨厚老实的石湾都看不过去了,他大步走到方解前面指着杨顺会怒道:“我一直觉得你儿子废物,现在才知道他比你强一百倍一千倍!他尚且知道什么是情义,而你已经彻底丧失了人性。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他想到的是和你同死,你能做到吗?”

        杨顺会被石湾的话震的身子摇晃了几下,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儿子杨才平的样貌。他不知道杨才平被石湾放走了,听石湾的话他确定杨才平已经死去。到了这个时候,那种悲伤绝望和愤怒,占据了他的心。

        “你杀了我儿子!”

        他狂吼,双拳猛的同时击出。

        他和石湾之间相隔足有三十米,这个距离即便是大袖子出手,对方也有一定的时间反应,更何况的石湾的修为丝毫也不弱于他。只是石湾几乎没有与人交手的经验,所以和身经百战的杨顺会差距只在此处。

        “我来。”

        方解单手一拳,震开杨顺会的内劲后对石湾说道:“这个人终究还是我来杀的好,虽然大隋已经没了,但我出手和你出手的意义不一样。”

        他缓步走向杨顺会。

        “来吧!”

        杨顺会双脚在地上猛的点了一下,身子在蹬起来的尘烟中暴飞了出去。在急速向前的途中,杨顺会双拳再次击出。他出手的方式和其他修行者有些区别,一般来说很少有人会双拳齐出,那样看起来怎么都有些别扭奇怪。

        可这怪异的姿势后面,藏着的是杨顺会每一击都拼尽了全力的释放。

        “曾经你是我面前的一座大山。”

        方解举手投足之间将杨顺会的攻势化解,眼神里有些淡淡的悲伤:“那个时候在长安城,看到你这样的大将军心里总是充满了敬畏。无论如何,大隋的骄傲是你们这样的人靠自己的本事打出来的。没有你们这样的优秀将领,大隋的威严也不过是一句空话而已。那个时候,我真心的敬畏你们。”

        “我曾想过,若还要从军,将来便做到和你们一样,成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脊梁......我没有想到的是,你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摆了摆手,驱赶蚊虫似的将杨顺会的内劲拂开:“你这样的人最大的可恶之处就在于,弯了自己的脊梁之后,还想让更多的人也如你一样。”

        杨顺会哪里还有心思去理会方解话里的意思,他就好像一头发了疯的公牛,只顾着将面前的敌人撞死。他一拳一拳的攻出去,磅礴的内劲好像浪潮一样一浪一浪的席卷至方解身前。而方解化解他这连绵不尽的攻势,似乎也一点儿都不吃力。

        “你已经不行了。”

        方解的话就好像刀子一样戳在杨顺会的心口:“你也许从来没有想过,当你自己都在心里看不起自己的那一刻,你的修为也不可能再有进境。因为连你自己都厌恶自己,这厌恶就藏在你心里最深处。”

        “去死吧!”

        杨顺会高高跃起,在半空中双手握在一起狠狠的往下一砸。

        这凝集了他全部修为的一击,石破天惊。

        ......

        ......

        方解单手向上一举,托住了杨顺会这看起来重如山岳般的一击。

        “愤怒?”

        方解冷笑着,另一只手也抬了起来,手掌虚张然后猛的的一握。

        噗的一声,半空中的杨顺会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使劲攥了一下似的,身子都变得扭曲,他忍不住喷出来一口血,也不知道是被这一下捏的重了,还是之前的怒火攻上了心头。喷出一口血之后他的脸色变得极差,惨白的放佛在一瞬间被人剥去了所有的生机。

        方解的手虚空里一甩,杨顺会的身子就好像炮弹一样飞出去,狠狠的撞击在那座破旧房屋的墙壁上,直接砸出来一个窟窿,他整个人穿破了墙壁之后钻进屋子里,然后没多久又从房子的另一侧墙壁里撞了出来。

        碎裂的砖石纷飞。

        方解没有给杨顺会任何喘息的机会,这么多年来与人交手让方解深深的记住一件事。不管自己面对的敌人是强大还是弱小,开始出手之后就不能留下余地。一旦给对方哪怕一丝一毫的喘息之机,那么死的就有可能是自己。

        这样一种经验背后,藏着的是怎样的艰辛人生?

        还没容得杨顺会睁着渣站起来,方解快不过去,一个侧踢直接踢在杨顺会的脸上,这一下看起来极重,但方解收了内劲,只是单纯的靠着肌肉的力量将杨顺会震飞了出去。可即便如此,以方解的肉身之强大这一击换做普通人早就被踢碎了脑壳。

        杨顺会的护体内劲,居然挡不住方解实打实的肉身攻击。当修为到了杨顺会这个层次,护体的内劲已经坚固到了堪比岩石的地步。就算是寻常的强弓硬弩,也对他没有一点儿伤害。普通的武器,对他来说毫无意义。

        即便是床弩,只怕也破不开他的护体内劲。

        但是这一脚,几乎要了杨顺会的命。

        他的左脸被方解的脚踢中之后,身子以一种令人震撼的方式迅速的倒下去,脑壳狠狠的撞进了地里之后没有停下来,而是变成了铁犁一样,在地面上犁出来一条挺深的沟。这一下暴击,让那些围观的士兵们全都被震撼了。

        脑袋撞进了地里然后朝着一边滑出去,地面上留下的深沟是他脑壳犁出来的。

        “我不想说什么代表所有被洋人欺压羞辱过的汉人来杀你。”

        方解走过去拎着杨顺会破破烂烂的衣服把他提起来,单臂举过头顶然后猛的往地上一砸。

        嘭!

        杨顺会的身子直接镶嵌进了大地之中,激荡起来的尘烟碎土往四周激飞。

        “我没有资格代替任何人来杀你,他们对你的仇恨也不应该由我来解决。我杀你,只是代表着我自己。”

        方解抓着杨顺会的脚踝将其再次提起来,头朝下的杨顺会此时的姿势狼狈的令人心里发紧。这样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大人物,这样一个在地方上呼风唤雨的大人物,此时就好像一条蛆虫,只让人恶心。

        方解把杨顺会掷出去,然后走到一个士兵身前,伸手将那个士兵手里拎着的小布袋子拿过来。这个布袋子显然是用很特殊的材料制成,触手有一种很沉重厚实的感觉。方解拎着这个小布袋子走到杨顺会身前,然后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往外倒。

        那里面装着的,是屠神火枪手的子弹。

        一颗一颗的子弹落在杨顺会身上,就好像晶莹剔透的雨滴落在人身上一样。但是,这种子弹有着雨水无法相比的腐蚀力。才一接触杨顺会的身躯,杨顺会立刻鬼哭狼嚎一般的喊起来,似乎在承受着无法体会到的痛苦。

        那些子弹,如烧红了的铁球掉在积雪上似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往杨顺会的身体里钻。单颗子弹的威力也许无法杀死这个级别的修行者,可至少几十颗子弹落在他身上,那种被腐蚀的疼可想而知。

        很快,就有子弹钻进了他的肉里。

        “是不是觉得很难受?”

        方解面无表情的说着:“如果任由你在东疆继续作恶,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修行者被这样的子弹杀死。他们之中或许有很多人和你一样,有自己的妻儿。他们为了保护妻儿而战,斗你为了自己而屈服。即便是这样的死法,对他们来说都不公平。他们这样战死,荣耀!你这样死去,丑陋。”

        “我本想切开你的胸膛看看你的心是什么颜色。”

        方解摇了摇头,声音很轻但语气极重的说道:“现在不用看了,因为我确定它是黑色的。”

        子弹融进了杨顺会的身体里,腐蚀着他的内脏。杨顺会的嘴里不断的有黑色的血溢出来,居然还冒着热气,可想而知他此时体内的痛楚有多诡异可怕。杨顺会不是没有见到过修行者被这样的自大射杀,因为这几年来想杀他的修行者都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莱曼派给他的屠神火枪手,在他的府里就不止一次的击杀修行者。

        “这场战争胜利之后,我会在牟平城修建两座塑像。一座站着的,象征着汉人的不屈和坚强。一座跪着的,面向站着的人......是你。”

        方解不再去看他,就好像多看一眼都会影响自己的心情似的。

        “你永远都不会翻身,因为不管是现在的人还是后世的人,都不会忘记你曾经做过的一切,你加之于百姓身上的疼,现在都回来找你了。”


  (https://www.114zw.org/book/3570/2387129.html)


1秒记住114中文:www.114zw.org。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