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念风华:灵族 > 第68章 愿为君亡(14)

第68章 愿为君亡(14)


  上川酒子收回狙击枪,吹了吹枪口上的烟,把口中的那块口香糖随意吐到了一边,按动耳朵上的白色小球。

  “报告boss,安琪拉狙杀任务完成。目标已经倒地,boss特制的子弹穿过她的右肩胛骨,造成大面积骨折。”上川酒子拿出望远镜看着某处,淡淡汇报着情况,“保护人物安全,尧曦辰安全。”

  “嗯。安琪拉你不用管了,把其他人送回去。”耳麦那一旁,是一道娃娃音十足的女声,女声慵懒地打了个呵欠说,“至于那个尧曦辰,他也是TL组织里的,还是核心成员对吗?”

  “是。”上川酒子应道。

  “等猎人大赛结束,把他调回来给你的季汝弟弟做训练对象。至于凯撒和西泽,暂时不用管他们。还有一件事情,我有种预感,那个家伙这几天可能要回来了。你好好保护顾念,给那家伙一个完完整整的人。”女声慢慢吞吞地说着说着,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呵欠。

  “boss,容属下冒昧,请问您昨天晚上杀了多少人?”想到今天早上传过来的新闻报道,上川酒子的心里泛起了点点涟漪。

  哪怕她杀人不眨眼,但是看到那么多人,那样惨死的方式,她还是忍不住一阵心寒。

  boss太恐怖了。

  但谁让她是她的boss呢?

  “如你看到的那样,都是些斯文败类的家伙。卖国卖家,为了钱权名利放弃了老天最初给他的最真实的温暖。这种人活在地球上就是浪费空气,哪怕治好了也是浪费汤药。”女声嘻嘻一笑,“好咯我的乖女孩,快去完成你的任务吧,猎人大赛结束了你可以回组织和他们一起训练季汝。”

  “知道了boss。”上川酒子眼角一动,她挂了耳麦,全神贯注地观察起远方某处的动静。

  安琪拉觉得自己很冷。

  冷到骨子里的那种冷。

  她一只手死死抓着笔直地立在地上的长镰,借力让自己不跌倒在地。

  “那颗子弹的威力不小嘛!”尧曦辰扭动了一下被顾念粗粗包扎好的肩膀,看着安琪拉唏嘘。

  带了那个女人的血,威力能小那就见了鬼了!

  好吧她本来就看得到。

  和那个女人有关的一切,一根头发,一滴血,哪怕是表皮肌肤,都能够让她痛苦很久很久。

  安琪拉死死咬着嘴唇,把刚才带着他们过来的梭子抛给顾郁:“滚出我的视线,不然我就让初代种把你们的屁股啃烂!”

  “如果你还有力气召唤的话。”顾念挑唇讽刺地笑了起来,“刚才不还想我们死在这里的吗?”

  安琪拉扭曲着脸,暴躁地大吼道:“给老娘滚!”

  “奇怪的女人,哎呀爱丽丝我们快走啦!中央地带还有一只大怪物等着我们呢。”尧曦辰咧嘴一笑。

  顾郁扭动梭子的时候,清冷的目光投向某个一隅。

  那么远的距离,能够精准无误地完成狙击的,除了她应该也没有别人了。

  她来这里干什么?

  安琪拉静静地看着他们被白光包裹消失在原地之后,脸上的暴躁迅速消失不见,她冷冷地说:“出来。”

  上川酒子摸了摸鼻子,听话地拿着一杆狙击枪从雪堆后面走出来。

  安琪拉收起长镰,蹲在地上捧起一把干净的雪水,在自己的脸上擦了又擦,直到觉得差不多了才慢慢站了起来,直视那个看楞的妖娆女人。

  “你是安琪拉?”上川酒子像被雷劈了一样,一副活见鬼的表情。

  “卸了个妆洗了个脸,也就一般般。”感受到肩胛骨的伤口在缓缓愈合,安琪拉长长突出一口气,摘下眼里的隐形眼镜,抬头看着温暖不刺目的太阳,良久才笑了笑,“是不是和她很像?”

  “你不狞笑不化妆的时候,简直一模一样。”连气质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上川酒子微微点头。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她见到了尧曦辰异样的奇葩,现在来了一个比奇葩还奇葩的家伙。

  这女的和她长得这么像,没人说他们是双胞胎真是一件怪事情。

  不对,某人一个画着浓妆,一个整天神出鬼没,而且两人一见面就掐的你死我活。她们能站到一起,绝对是老天给她们的福气。

  “挺讨厌化妆的,脸上厚厚一层粉,难受的要死。”安琪拉拍了拍舒爽干净的脸,惬意地眯了眯眼睛,浑身竟然散发出一股慵懒的气质,似阳光下打盹的猫儿一般。

  “嗯。我该走了。提醒你一句,没事别去动他们。那是龙的逆鳞,你触碰不起,也没资格触碰。”上川酒子淡淡地说。

  “好像我稀罕一样。”安琪拉不屑地撇了撇嘴,脑中突然想起刚才那个对着自己嬉皮笑脸的臭小子来。

  “你也就觊觎觊觎,动动脑子可以,动动手就算了。小心你拔出来的那颗子弹,变成几十颗一次性打过来,把你打成筛子。”上川酒子冷冷地一笑,“还有,如果再让她知道你把他们带到蛮荒,只要他们在蛮荒走一步,她就用一滴血浇灌你的灵魂一次。我想这对你来说,绝对是生不如死的感觉。”

  安琪拉抖了抖身子。

  眼里是清晰可见的恐惧。

  “好自为之。”看着此刻这个受了惊吓,如同小孩子一样睁大水汪汪眼睛的安琪拉,上川酒子微微摇了摇头。

  上川酒子掏出一个跟刚才安琪拉抛给顾念他们一模一样的梭子,扭动几下,释放出白色的光芒,任其带着自己离开了这片冰原。

  安琪拉缓缓蹲了下来。

  没有任何装饰的眼睛里蓄满了蒙蒙的水雾。

  “谁都不是一开始就这样的,谁都不是一开始就带着面具的。谁都想用真面目示人,可是这残酷的现实,却要逼着你去打造一副属于你的面具,让你往后余生,每日每夜,每时每分戴着它。到了最后,你和面具融在了一起,毁了面具,也毁了真正的你。”安琪拉哽咽着低低呢喃,表情像极了一个受了不得了的委屈的小孩,“我也不想的,可是我没办法……”

  她活在这个世界,就必须得接受现实。

  所以她抛弃了曾经最最割舍不下的过去,最最难忘的那个年代。

  原来到头来,她还是她。

  永远也改变不了。


  (https://www.114zw.org/book/46070/408146045.html)


1秒记住114中文:www.114zw.org。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