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念风华:灵族 > 第27章 黑暗之魅(二)

第27章 黑暗之魅(二)


    那群怪物仿佛是死不了的一般。

  无论顾念请它们吃了多少子弹,怪物总能不紧不慢地爬起来,抓着枪不紧不慢地朝自己发射。

  不过不得不说,他们的枪法还真是烂的够可以。消耗了这么多子弹,自己连一枪都没中。不过就是可怜这辆车子了,她还没开几次,就要报废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还是被一群不是人的魔种打坏的。

  “灵诀·饕餮。”心里吐槽完毕,顾念口里吟诀,点点手里的镯子,一颗做工精细的炸弹突然飞了出来。

  “小心炸弹。”

  顾念拉了引信,猛地向前抛了过去,然后起身借助灵诀的力量跃到一边的大石头后面。

  一秒,两秒,三秒……

  顾念紧紧捂住耳朵。

  然后她没有没有预料之中震动和爆破声。

  懵逼了一秒,顾念在心里产生了一种非常不美妙的预感。她回头看了看,脸顿时绿了。

  这炸弹很给力,很是任性的在关键时候掉了链子——它卡住了,然后熄火了?!

  老天你可以让我再倒霉点吗?顾念忍不住伸手对着天空比了一个中指,眼看着怪物持着枪械越逼越近,顾念咬咬牙,扣动扳机,把手上UMP9里剩余的子弹全部打到了车子上。

  这次老天没和她开玩笑,车子在预料之中地发生了爆炸。

  “轰!”

  炙热的火光冲天而来,即便是大暴雨也无法阻止那疯狂蔓延的趋势。

  怪物们是很好的引燃物,在跑车爆炸的时候,火焰扑到了他们身上,就着那身绷带狠狠燃烧起来。它们扔了枪支,痛苦地嗷叫,在地上不断翻滚。

  “加了料的火味道应该是挺不错的,咬死你们这些大怪物。”顾念冷冷一笑,丢了已经没有子弹的冲锋枪,淋着愈发猛烈的暴风雨,一步一步艰难地朝着山顶别墅走去。

  她没有回头,也没有看到有一道身影,扛着一把两米长的镰刀,缓缓地跟在自己身后。

  雨幕之中的夜色,冷沉而肃杀,一如顾郁现在的表情。

  他打开窗,把手里已经变得残缺不残的怪物尸体往外头一丢,然后去了洗手间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清洗着自己沾染了怪物墨绿色血液的手。

  上了二楼,看到那满地墨绿色液体的时候,顾念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某位仁兄也被魔种杠上了。只是顾郁实力太变态,估计那家伙都还没有过手几个回合,就已经咔嚓了吧。

  顾念默默地想着,忍不住看了看那个从洗手间走出来,面色平淡的冷峻男子。

  “喝点什么?这里有一瓶几十年前封存的红酒,香槟也有,还有伏特加。”顾郁走到厨房自配的吧台边,指了指冰箱,然后看着顾念。

  “伏特加吧。外面的雨挺冷的。”她需要热源,伏特加度数很高,用来暖身最好不过。顾念淡淡地说着,一边活络着因为冰冷而变得僵硬的筋骨,一边走向顾郁,静静看着后者取酒,调酒,然后一口喝完之后,把酒杯往顾念的后方扔去。

  嗯?等等,往后面扔干嘛?

  顾念突然听到一阵呜噜呜噜的低吼声,下意识地转头一看,瞬间就明白了某人刚才那番动作的缘故。

  这个大家伙,披着一件粗麻黑袍,只露出一双猩红阴森的眼睛。乍一看上去,几乎就是生化危机里那扛着大刀的丧尸的翻版。唯一不同的是,眼前这家伙不是丧尸,是灵族。

  魔种。

  “告诉你一个很好的好的不能再好的消息,我没枪。”顾念手腕翻动,暗中蓄力准备扑过去给怪物一记。

  “优秀合格的阴阳通灵师,不需要依靠外物,靠自己就行。”顾郁单手撑住吧台,十分流畅迅速地翻了出来,朝着怪物奔了过去。

  在他和怪物搏斗的时候,顾念清楚地看到前者的眼里燃烧着黄金之焰。

  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你屠戮灵族,竟然是在父亲和母亲的

  祭日。真是……可笑至极。顾念讽刺地勾唇笑了笑,然后那抹笑意迅速隐了下去。

  因为顾宇的肩膀被怪物的镰刀划出了一道大口子,一直划到手肘。鲜血不断翻涌,甚至隐隐可以看到皮肉之下的森森白骨。

  他伤的很重。

  该去帮忙吗?

  不……需要的吧。

  他是个骄傲的男人。他有着让人望尘莫及的自信和尊严,每一个认识他的人,或者见过他的人,都会下意识的认为,这个清冷高雅的男子,是君王的宠儿。

  他确实是君王的宠儿,他也是长生天的宠儿。他拥有着的通灵血脉,是顾家迄今为止最最精纯的。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踏着累累白骨,踏着无数人的尸体,登上顾家大家长这个王座,让所有人顶礼膜拜,以畏惧的眼神,臣服的眼神看着他。

  哪怕身处绝境,哪怕面临死亡,哪怕沦为刍狗,他也不会低声下气祈求他人帮助。这是顾郁,顾念十八年来认识的顾郁。

  顾念这么想着,手里动作却没有丝毫的停歇。只是眨眼的时间,一道灵诀已经被掐在手掌之中。

  只要顾郁撑不住了,她一定会出手。

  这个大冰块,这个杀人魔的命,只能被自己审判。其他人,没有资格。

  “灵诀·冰冻。”暴怒的杀意在黄金瞳里凝结,顾郁冷冷地吟诀,伸出没有受伤的那只手,用了十成十的力量,拍在怪物心口的位置。

  怪物挥着镰刀扎下来的动作瞬间僵住,它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出了冰霜——几个呼吸的功夫,怪物被硬生生冻成了冰块。

  “滚回炼狱去重造吧。”顾郁伸出手指,弹了弹冰块,然后退开到一旁,冷冷地看着冰块轰然塌下,裂成无数碎渣。

  抬手拍出一掌,一缕白色的火焰飞出去,把那些冰块烧的连渣也不剩。看着冰块消失后,顾郁收回火焰,若无其事地走回吧台,拿过刚刚取出来的冰镇伏特加,往那条受伤的手随变一倾倒。

  顾念抿了抿唇,默默转身离开去找了一个紧急医疗箱过来。

  “消毒棉签,绷带都在里面,自己弄。我先去摆阵法。”顾念看也不看突然顿珠动作,静静看着自己的某人,再度转身离开。

  顾郁也不拖拉,简单的消毒处理了一下,拿起绷带迅速包扎。一套动作做完,顾郁低头收拾起医疗箱,然后冷冷地开口说:“你什么时候待在她身边的?”

  “没有告诉你的必要吧。不过我倒是好奇,把心思藏匿的这么深,小野猫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看出来呢?”低沉覆满磁性的声音,慢悠悠响起,慢悠悠回了顾郁的话。

  顾郁收拾东西的动作顿了顿,抬起一双淡漠的眼睛注视起眼前的少年。少年穿着一件红色古风长袍,眉眼如画,长发如墨,容貌好看的连国际女星也要自愧不如。此刻,他那双风情万种色凤眼,正笑意吟吟地望着自己。

  “没有告诉你的必要。”把刚才少年说的话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顾郁重重合上医疗箱,声音较之刚才又冷了几分,“她是黄泉接引者,一个好的黄泉接引者,是不需要过多感情的。”

  “是么?”少年眼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却没有到达眼底,“可我觉得吧,是人都是需要感情的。人族啊,是有血有肉的动物呢。会哭会笑会闹腾,才是一个正常的人。整天活的和木偶一样,谁会愿意把他当做正常人来看。她又不是蛇,蛇连血都是冷的。”

  顾郁的拳头轻轻握紧,淡漠的眼里似乎有了一分杀意:“我怎么做,是我的事情,轮不到你一个灵族来管。而且,我的身份,是阴阳通灵师,是黄泉接引者。”他没有发现,自己在一个灵族少年面前,竟然打破了惜字如金的规矩,破天荒地说了那么多话。

  “要杀了我么?”少年蹙了蹙眉,似乎很是纠结的样子,“如果小野猫不会生气的话,那么你尽情来审判我吧,老朋友。”

  “我们不熟。还有,离她——远一点。”顾郁的眼睛,缓缓变幻成了太阳一样的黄金之色。

  “切,还以为你会和当年一样。结果越来越有小孩子的味道了,啧啧啧。”少年忍不住摇摇头,一副痛惜叹惋的样子,“真是怀念当年那个纵马驰骋九州,意气风发,充满豪情壮志的你呢。”

  “顾郁,你要不要祭祀了?不来的话,我就自己先开始了。”某个房间里突然传出顾念不悦的催促声。

  仿佛是个净化剂,在听到顾念清澈空灵的声音之后,顾郁眼里的黄金色瞬间退了个一干二净。随之一起消失的,还有那个仿佛无时无刻不在笑的少年。

  顾郁把医疗箱放回原来的地方,面色晦暗地走向顾念所在的房间。

  顾念的面色也是晦暗的。

  这么多年,她一直在他面前喊他顾先生,在他背后才壮了胆子敢直呼其名。

  可今天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又是因为顾郁才变得这么特殊,顾念便忍不住抱怨起码某人。这不抱怨还好,一抱怨立刻直接喊了某人名字。

  不会又给自己丢组织里去吧?顾念在顾郁进来的时候,正好想到这里,不由哆嗦了一下。

  


  (https://www.114zw.org/book/46070/417503152.html)


1秒记住114中文:www.114zw.org。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