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我的夫人有点冷 > 第二十五章她只为复仇

第二十五章她只为复仇


  古猫山的狼王历经了好几代,从柏狼到现在的北忌狼,每一代狼王都英勇善战,有勇有谋,狼王的这个称号都是当之无愧。

  初时的北忌狼王只是一只默默无闻的狼,没有任何的战斗力,整天都被同类抢夺食物还有地盘,他不仅不颓废,反而愈战愈勇。

  他每天只为保卫着自己的食物还有地盘而战斗,他与同类战,与人类战,与自然灾害战,在一步步的生存过程中,慢慢的成才起来,慢慢的从弱者成为了强者。

  北忌狼王曾被认定活不过二十七年,这种认定是有依据可寻,然北忌狼对于这个认定,没有任何的恐惧,他很乐观面对生死,一点也不怕死亡的突然而至。

  哪怕明天就会死,北忌狼王也会把最后一天过的有滋有味,颓废等死不是他的作风,他用着乐观的心态,还有凝聚的狼丹,打破了原本的只活二十七年的命运,他足足活了几千年。

  寿命的长短在不一样的人眼里有着不同的体会,当你拥有所有,便想永生不死,当你一无所有痛苦不堪时,便只想结束生命。

  对北忌狼而言,有着千年的寿命是很残酷的一件事,因为他亲眼看着自己妻子慢慢的老去,死去,而无能为力。

  北忌狼很钟爱自己的妻子,妻子死后,甚至想过跟着去,但是他身为狼王,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没办法自私的只想着自己。

  他只能每天守着妻子的画像,虽活着,心已死,心的枯竭,导致他三千墨发皆如白雪。

  狼的品质有很多种,有柏狼,北忌狼,血狼,欧睚狼,禅狼,默狼,宗政狼等等,曾经的狼族是很庞大的一个族群,在任何秘境中都有着成群结队的狼,然如今很多都已经灭绝了。

  灭绝的原因源于千年前的一场屠杀,那些人身披破衣烂衫的斗篷,帽子遮挡住整个面容,能看到的是漆黑一团的烟雾,身穿着锈迹斑斑战甲,骑着失去双眼的战马,他们所到之处皆是血腥一片。

  妻子的死亡对于北忌狼已是重大的打击,但是亲眼目睹同时期的同伴一个个的死亡,这种打击更是痛苦的折磨。

  每只狼的死状都很凄惨,有狼丹的被夺取,没有的狼丹的也面临着被剥皮分肢的命运。

  不仅只是狼族被屠杀,其它兽类也皆没有幸免,很多兽类都在那场屠杀中被灭绝了。

  都想过复仇,但是却不知仇人是谁,是何模样,这个迷一直有兽去解,然却始终得不到答案,没有兽知道那些是什么人,那场屠杀的起因也是个迷,简直是无端而起的杀意。

  对于那场屠杀活着的兽类皆闭口不言,只是不想后代无辜背负一份仇恨,而恨的对象都不知,但是也因此对人类有着一份恨意,它们潜意识认为,那是人类的手笔。

  距今虽已过千年时光,但是那场掠杀依旧还是整个狼族乃至兽类的噩梦,每每想起都是恨意浓厚,但是它们自知做不了什么。

  古猫山的山顶是北忌狼王的住所,千年前北忌狼为了守护同伴,将狼丹从体内取出,他用狼丹化为无穷的灵源,守护了一部分的伙伴。

  没有了狼丹北忌狼王,顺其自然的老去,不如以往的凶猛矫健,此刻的的他不仅是头发胡须的皆白,面容上的皱纹也清晰可见。

  虚弱无力的躺在床上,一副病恹恹的模样,没有半分的精神气,北忌狼王的生命在渐渐的消散,时日无多,不过是因为放心不下,而强行支撑着一口气。

  “阿爹,该喝药了。”一道英冷的声音在房外响起,随后从外面走进来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子,她是柏狼之后,是世上仅存的二只柏狼之一,名叫北柏澜。

  北柏澜的五官如雕刻般的立体有型,面容英气十足,眉宇间透着一股冷漠,她即可美如柔情似水的仙子,也可俊俏如豪情壮志的勇猛将军。

  发饰一半用着古铜色的步摇盘起,另外一半垂直在腰间,既有男子的潇洒,步摇也显示女子的柔美。

  身上穿着的一袭蓝色的衣裳,袖口有着银色的护臂,右边肩上有着银色和金属相间的狼形状的雕塑,雕塑的眼睛是蓝色的。

  腰带是银色的,中间是爪子形状,银色的战靴,铿锵有力。

  她身上的布料是世间仅有的火浣布,这种布料曾经一直只存在传说中,火浣布不惧火烧,哪怕是三味真火也无法将其燃烧,火浣布在火中犹如在水中一样,那火可烧去污渍。

  北柏澜很睿智聪慧,手段高明,很有计谋,在北忌狼王病倒期间,都是由她打理着狼族的事宜。

  闻着那刺鼻的药味,在看着北柏澜那冷硬的面容,北忌狼王心中生出一股无名之火,他抬手一挥道:“我不喝。”只是抬手的动作,却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北柏澜端着药碗的手很稳,但是在躲避时,还是撒了一大半的药,有些烫的药水落在手碗上,将手腕都瞬间烫红了,然北柏澜只是微微皱眉。

  她将药水放在床边的柜子上,随后她坐在硬硬的木凳子上,望着北忌狼王那苍白的面容说道:“何必呢,不喝药,苦的还是你自己。”

  北忌狼王冷哼一声,似很不愿看着北柏澜,他翻了个身,背对着北柏澜侧身躺着,他道:“我死了,不是就可以让你称心如意了。”这话说的有几分赌气的成分。

  北柏澜被北忌狼王那翻身时的动作逗笑,“还真是越老越孩子气。”她将语气放柔,说道:“既然知道你死了,是称我心,如我意,那你就不该让我称心如意,你反而要活的更好,气气我也好。”

  “没心没肺的你,会被气到?”北忌狼说。

  北柏澜淡笑道:“你没试过怎么知道不会?”

  “我才不试,浪费我精力,你别想方设法的激我喝药,我这身子我自己知道,等我死了,我去向你爹娘赔罪去,是我没教育好他们的女儿,是我愧对他们。”北忌狼王说着时脑海浮现它们的身影,愧疚之意袭来,瞬间红了眼眶。

  北柏澜收起玩笑,真心实意的说道:“您没有愧对他们,是您给了我生命,您也教育的很好。”

  北忌狼王听着北柏澜的话,心中酸酸的,他艰难的坐起,正对着北柏澜,和她对视着,眼含着明显的心疼:“孩子,你可知你如今的这幅模样,被你父母看到,他们会是这样的心疼,你活的有自我吗?”

  北柏澜抬手触摸着自己的面容,带着几分玩味的说道:“虽不及腾蛇,却也有着很好的样貌,这幅模样很好。”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你的外表,修炼邪术总有一天会遭到反噬,若是被人所知,哪怕是同类也容不得你,你会落得无家可归的下场,即使死后也没有轮回。”北忌狼王神色担忧的说着。

  北柏澜面容呈现一丝痛苦之色,北忌狼说的下场,她都知道,可是她更忘不了那一天,忘不了阿爹阿娘的离去,她眼神带着一丝的杀戮,虽笑着却有些凄凉,“我本就已无家,我也不奢求有下一世,我只要这一世足够了。”

  北忌狼伸出那骨瘦如柴的手,握着北柏澜那有些许粗糙的手,他想传递给北柏澜一份温暖,可是他却得到了北柏澜的刺骨的冷,“澜丫头,你怎么那么轴,我对你是又恨又无奈,若非我狼丹已毁,我真想把你打一顿,让你成为手无缚鸡之力的狼,安安心心的度过余生。”

  “废物一样的活着,还不如死去。”北柏澜宁可过的人人深恶痛绝,也不愿意活的像个废物一样,每天浑浑噩噩的度日。

  北忌狼王苦心劝解道:“澜丫头,可不可以放下心中的恨,恨只会让你越陷越深,无法自拔,你现在还有机会,回头吧。”

  劝解的话说了无数次,他明知说服不了北柏澜,但是还是想着有那么一天,北柏澜能想通,能够放下心中的恨。

  北柏澜刷的从凳子上站起,她双手握拳,身上散发着薄弱的蓝光,因为隐忍着恨意,身躯有些颤抖。

  “恨是动力,是成为强者的动力,是报仇的动力,为了报仇我已经付出了全部,我没有回头路,回头只有死路,没有活路。”

  仇恨就像一道难以抵挡的诱惑,让柏澜怎么也抵挡不住,为了报仇,她愿意付出所有,修炼邪门之术的后果在痛苦,她也甘愿忍受,即使死后万劫不复也不惧,她惧的反而是活着,废物一样的活着。

  “澜丫头。”北忌狼王怒吼着,这一声怒吼缺少几分怒。

  北柏澜轻拍着北忌狼的后背,抚平着他的怒火,“自己的身体自己不清楚吗?还是少动肝火,今天是柏雪招亲的日子,你还是保持着良好的心态,给她找个好夫婿,让她以后不至于无依无靠。”说到唯一的妹妹柏雪时,北柏澜神色缓和,有着难得的柔善。

  北忌狼无奈叹息,“哎。”他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北柏澜会离开,一直担心的日子,最终还是来临,北忌狼知道,北柏澜在安排着后事,好安心的去做自己的事情。



  ------题外话------

  注明:有关兽类的灭绝故事,纯属虚构,与现实毫无关联。为防止不必要的麻烦,狼族有些名字是刻意的换成同音字。


  (https://www.114zw.org/book/47696/150990042.html)


1秒记住114中文:www.114zw.org。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z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