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中文网 > 我的夫人有点冷 > 第十章猪小音哭了

第十章猪小音哭了


  叶小沫只要把家里该做的事情做完,没有把一些琐碎的事情丢给叶金明他们,即使叶小沫几天不在家,也是无人问津的,所以她出门并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去向。

  有关于值钱的药材,叶小沫认知的不多,她没看过这类的书籍,还有电视上也没有详细解释草药的节目。

  她知道都是一些很表面的药材,比如青蛙草,蜈蚣,蝉壳等常见的药材。

  其他药材想要认出,还得带个专门的人士,小青蛙见多识广,知道的远比她多的多,所以叶小沫是带着小青蛙一起去的。

  小青蛙本来就是要一起去的,也自然没有拒绝了!

  叶小沫这次可没在带错青蛙了!因为叶小沫用不锈钢的铁丝编织了一个小脚链,小脚链打磨的很光滑,并不会磨到青蛙脚。

  绑在了小青蛙的腿上方便认出,即使田野里皆是青蛙,长得一摸一样,她也能一眼找到小青蛙的所在。

  小青蛙舒服的躺在背篓里,还翘着它的青蛙腿,吃着叶小沫给它的一块饼干,很惬意。

  猪小音则是跟在叶小沫的后面,它现在的体质还是如婴儿时期一样的柔软,四肢小短腿也走不快,每次都是被叶小沫甩开很远,然后它就只能用跑的,才能和叶小沫并行。

  叶小沫走的很散漫自在,一点不觉劳累,猪小音在一边追的可是汗流不止,猪脸上的汗水,“滴答滴答。”的似雨一样的下着。

  “小沫,你可,可,不可以走慢,点,我,我跟不上了!”猪小音其踹吁吁的,上气不接下气,它的猪腿都走酸了!

  忽然传来熟悉的猪音,叶小沫停下脚步,低头看到地上的猪小音似初见一样的惊讶,她疑惑的问道:“咦!你怎么在这?”

  叶小沫确实忘记了猪小音这一号猪了!

  “小沫,你......。”猪小音被这句话伤的,留下了猪泪,半天说不上话来。然后背着叶小沫,坐在地上,抽泣着,猪鼻孔晶莹的鼻涕也跟着一缩一流的。

  小青蛙跳到背篓的边缘,猪小音那背影看着很委屈的样子,让小青蛙的心都跟着揪起来:“猪小音,不哭了!”

  不安慰还好,一安慰猪小音哭的很凶了:“呜呜呜。”那猪鼻孔的鼻涕都像水晶面条一样的长,婴儿时期比较脆弱,坚强跟它是没什么关系。

  小青蛙见此,转而看向身后坐在石头上,一副与我无关模样的叶小沫道:“小沫,快点,哄哄猪小音。”

  “我干嘛哄它,它自己莫名其妙的哭起来,等它哭累了,就好了。”

  这招是叶小沫在对付叶宇莫的时候获取的经验,每次叶宇莫哭的时候,你越理他,他哭的越凶,相反的,你不理他,他自己就趴在那睡着了!

  小青蛙严肃了起来:“小沫,不要轻易的忽视身边的人,你的不在意,会让别人很心伤的,你刚才直接忽视了猪小音的存在,所以它才哭的,它不是在无理取闹,你哄哄就没事了!”

  叶小沫的人生哲理不是从电视上学来的,就是从小青蛙的身上,所以对小青蛙的话,她都会深思熟虑,好好的思量。

  她走到猪小音的身边,坐下,从背篓里面拿出毛巾,递给猪小音,很细声细语的说道:“猪小音,刚才是我不好,我不该无视你的存在,我向你道歉。”

  即使叶小沫该懂得的道理都会去懂,不会让自己对一无所知。

  猪小音一直低着猪脑袋抿着嘴,微颤着,听到叶小沫的话,猪小音止住了哭意,猪嘴露出很开心的笑,它重重的点了点头表示接受,然后就瞬间忘记刚才的不愉快。

  从来没有一只猪出来的猪小音,是怕叶小沫丢下它,让它一只猪待在陌生的地方而已。

  只要知道叶小沫没有丢下它的意思,猪小音就不在害怕了!

  “小沫,你脚挪挪,踩着我包裹了!”猪小音扯着被叶小沫踩着的包裹说。

  “哦,好的。”叶小沫将踩在包裹上的脚拿开。

  叶小沫这次有放慢步伐,照顾着腿短的猪小音。

  小青蛙一边看着很欣慰,欣慰石头心没有让叶小沫变的冷血无情,她不是有着情感。

  它们走到一棵森知树下,森知树有着几千年的历史,树高有二十多米,胸围都有八米多,树叶茂密,即使冬季也是一片绿叶。

  曾传闻有人听到这森知树开口说话,但是最后这个传闻被打破,因为传闻的来源是一个落第书生,十年寒窗苦读,一朝落榜,神志失常,他说出来的话自然是被否决。

  “你们怎么才来。”这道声音来自森知树上的老鹰,也叫斐鹰。

  斐鹰嘴是黄色的,脚趾上有着锐利的尖爪,它的脚很有力量,身上黑白相间的羽毛也非比寻常,能抵御猎枪。

  斐鹰所在的鹰族,每一只鹰体型都很庞大,很引人瞩目,所以它们轻易不会和人类有任何都接触,除了叶小沫这个特殊。

  它的样子看着很凶猛,实则只要你不招惹它,它很温顺。

  胆小的猪小音被婓赢的外表吓到,爬到背篓里战战兢兢的躲着。

  小青蛙见此,好笑的摇头,同时也明白猪爸爸为何让猪小音跟着出来,那胆子确实需要多练练。

  叶小沫一脸茫然的看着斐鹰,她在脑海里找着眼前这只老鹰的名字,它叫什么?

  斐鹰很泄气的说道:“小沫你是忘记我了对不对?”虽然它们鹰族长的都类似,但是像它们这么大只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怎么可能忘记,你是老鹰呀。”叶小沫暗赞自己都机智。

  斐鹰不轻易放过叶小沫,它接着问:“我的名字呢?”

  叶小沫绞尽脑汁想了很久,眉毛捏成团,终于在脑海里找出了斐鹰的名字,她很惊喜的说道:“哈哈,我想起来了!你是鹰妃。”

  “哈哈……。”小青蛙跟着叶小沫看过电视,知道只有宫里的娘娘才称妃,淑妃什么的,但是婓鹰是雄鹰。

  婓鹰黑脸,它也是对人类的电视有了解的。

  “是斐鹰,说了多少次了!”斐鹰磨着尖嘴说的很重,随后斐鹰对着一边的小青蛙道:“我可以拒绝载她吗?”

  小青蛙双手一滩,说道:“随你,反正她到时候拔的又不是我的羽毛。”

  经小青蛙这么一提醒,斐鹰才想起来以前因为捉弄了下叶小沫,结果它二哥的毛被拔的差不多,近些日子才敢出来,还好当时叶小沫是误把二哥当成它了!


  (https://www.114zw.org/book/47696/151556391.html)


1秒记住114中文:www.114zw.org。手机版阅读网址:m.114zw.org